明星绯闻

张嘉译闫妮告知你中年人的危机就是连一份保险都没有

2019-11-09 23:53: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高考刚结束,一部记录高中校园生活、直击教育焦虑的电视剧《少年派》应景热播。该剧由66参与编剧,闫妮和张嘉译主演,围绕中国式高考家庭展开,接地气的剧情和台词让很多观众深有共鸣,直言“看到了自家生活”。

张嘉译闫妮告知你中年人的危机就是连一份保险都没有

《少年派》播出后,就在网络上引起了广泛的热议,虽然这部剧被诟病“高中生活有点假”,但从高中生的早恋,到中年夫妻的情感危机,《少年派》还是抛出了一个个社会热点问题,让观众觉得琳琅满目。

该剧讲述的是四个高中生和他们的父母在备战高考进程中产生的一波三折的故事。“中2”少女林妙妙意外考入重点高中,在半军事化管理的高中校园,挣脱妈妈王胜男掌控的她结交了三个好友:校花邓小琪、学霸钱三1和体育特长生江天昊。生活于不同家庭模式里的四个少年面对成长的变化乃至变故,分享、分担着欢乐与烦恼。

在高考和父母离婚两重倒计时的重压之下,林妙妙的青春期遭遇王胜男的更年期,矛盾冲突不断升级。隐忍着父母名存实亡婚姻的钱三1却羡慕林妙妙热闹的家庭;江天昊突遭父母企业破产,“小爷”成为送餐“小哥”;邓小琪由于妈妈的秘密被暴光情绪一度跌入谷底,虚荣心被击碎后也理解了母亲的不容易。

张嘉译闫妮告知你中年人的危机就是连一份保险都没有

这四个家庭各有笑泪,各有脆弱,也各有欢喜。在这四个家庭中有两个都不正常,钱三1的父亲有婚外情,邓小琪的父母也是各忙各的同床异梦。受此影响,一个老话题也在《少年派》的热议中被屡次提到:很多父母为了孩子坚持等高考结束再去离婚。

虽然名为《少年派》,电视剧实则讲了中年人的婚姻问题。它捉住了高考以后的离婚潮这个社会现象,解剖了中年人的婚姻危机。这其中,张嘉译饰演的爸爸林大为和闫妮饰演的王胜男是全篇主角。王胜男正值更年期不说,林大为更是遭受职场低谷,43岁了还需要凭着人品开始创业,打开事业新局面的也是有点另类的葬礼主持人。

张嘉译闫妮告知你中年人的危机就是连一份保险都没有

《少年派》还正面客观探讨了中年失业危机、二胎决定、高考升学意义、中年恋爱观等等一系列社会热门话题。

在最新的剧情中,王胜男嫌弃林大为生活中不拘小节,而且事业上也没有甚么建树,而林大为更是被老婆刺激得换了新工作。但是新的工作岗位并没有带给他成就感,却有一场牢狱之灾等着他。虽然终究警察调查清楚,林大为没有牵扯到公司的经济纠纷中,但是人到中年,林大为却面临着失业的为难,因此,林大为和王胜男之间,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各种磕磕绊绊。

剧中,王胜男正式向林大为提出了离婚。离婚的真正缘由是,她觉得他们夫妻俩“所有问题的处理方法都不一样”。王胜男抗议林大为不冲小便,而林大为认为“小的三次1冲,地球水资源那末紧张”。

王胜男对林大为的控诉还包括:尿尿不记得掀马桶圈、毛巾从来不拧干、起床不叠被子……而林大为则觉得这些事情到民政局办离婚都拿不上台面讲。

林大为由于求职不慎当了背锅侠而入狱,王胜男讥讽他是由于“踩着西瓜皮,滑到哪是哪”的性情才落到今天的田地,并贡献金句,“生活不是苟且,是你读不懂的诗和到不了的远方”。在与林大为争执无果的情况下,王胜男没有再继续用车轱辘话纠缠下去,而是沉默不语走到了家里挂着的高考倒计时前,更新了时间。两人的婚姻问题在孩子的高考眼前可以退位,被掩盖、淡化和忍受。

比起结束婚姻的无奈,有时候保持婚姻更是一种无奈。

1

中年危机,就是连一份保险都没有

《少年派》的剧情发展,引出一个话题,中年男性在事业上出现危机引发的一系列家庭矛盾。

现阶段的中国社会中有太多的中年男性面临失业危机,社会发展太快,商业竞争也愈来愈大。有太多的非公单位的中年人身上都有很大压力。男人作为家里的顶梁柱,孩子还没有安家立业,这1时间段男人失业就像是天塌了一样。

中年丢失工作,对人的打击实在太大。绝大多数的中年人跟不上时期的发展,失业后很难再能找到合适的工作,就像剧中所演,没有社会核心竞争力。《少年派》能将此社会新矛盾展现出来实属不容易,提早给我们上了1堂中年危机课。在剧中也展示了一种解决方案,失业的中年男性可以根据自己身边的资源和特长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一些社会地位略微低一些的朝阳行业。

中年人责任大,父母没有足够的养老金,孩子要学费生活费,家人生病要医药费……中年人身上背着健康、养老、教育三座大山,每一座都压得中年人喘不过气来。

人到中年,已成为了家庭的主要支撑气力,孩子已渐渐长大,父母正在年老,工作以及家庭的负担是非常大,任何的风险都可能带来危机,所以对于中年人士来说,做好自己乃至家人的条件保障,是非常需要重视的当务之急。

人到中年,恰好处于上有老下有小的节骨眼上,子女正在上学,父母需要赡养,教育和医疗费用是一笔重大开支;另外,还有房贷车贷等大额支出,家庭责任重大,基本上是“不能倒”的支柱。风险防控,需要第二战场给我们兜底——尽早计划保险。

正如褚时健所说的,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志,不是看他登到顶峰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到低谷的反弹力!没保险的家庭就是一个空心的玻璃球,掉下去以后整个家庭就碎了。而有保险的家庭就是一个皮球,掉下去以后还可以弹起来。

安全与保障是每一个人生命中最大的需求,人一生中不同的阶段面临不同的风险,这类风险需求可以通过保险来规避,从单身到成家,从养育小孩到面临养老的问题,对于很多工薪阶级,尤其是收入还不错的人群来说,如果能提早规划好保险,对以后人生的焦虑感也会下落很多。

人到中年,一个非常难堪的年龄阶段,所有的事情都在向下坡路的方向发展,稍微有一点差迟,可能前半生的努力都将半途而废,成为过眼云烟。而保险就是家庭未来的生活金,孩子的教育金,父母的养老金。所以当您谢绝保险时,受伤害的不是别人,而是您的父母,妻子和孩子。

那对于中年人来讲如何配置保险呢?对中年人士来讲,家庭最大的风险就是家庭支柱的倒下,因此保险的重要原则就是家庭支柱优先,首先给主要经济来源买保险,其次是配偶,再次是子女与老人。

对子女方面,要保重大疾病险、意外险,有余力则再斟酌教育金或其他类型储蓄险。而对家中的老人而言:在享有退休金和社保的情况下,可以购买意外险。而其他如大病险等费用较高,老人“十补九不足”,其实不划算。

2

人到中年,我才发现保险的意义

2019年4月,人到中年的浙江女高管陈女士购买保险保额1.02亿刷爆了朋友圈,这是一份平安“传世臻宝”终身寿险+平安“福满分”两全保险组合保障计划,年交保费到达228万元,是平安人寿浙江分公司成立以来首张过亿元保额的大单。

陈女士和剧中的林大为一样,身居公司高层,负责公司的财务管理工作。从2013年开始,已拥有财富自由的她近年来成了投资保险的铁粉,每年初,购买高端分红险已成为她的不二选择。截至2018年年底,陈女士已为自己和孩子投保了高端分红险、重大疾病保险、意外险等险种,年交保费近1300万元,累计已交保费已到达4700多万元。而再次承保后,她的年交保费已突破1500万元,个人人身险保额高达1.12亿元。

是什么原因让“精于计算”的她这么热衷于选择保险呢?

保险可以分散风险

“之前总觉得有社保,看病也能报销,所以就没太重视投保重大疾病保险。但是这几年看到身边有朋友身患癌症后,许多进口药的医疗费用暂时还未进入医保,高昂的医疗费用使生活就变差了很多,突然就感觉投保重大疾病保险作为补充很有必要。特别我老公2017年投保平安福,由于血糖偏高未能承保,让我们特别后悔没有早点投保。”陈女士感慨道:“保险还是要趁身体好的时候尽早买。”

一种最安全的投资

一般人投保都是希望给自己一份保障,当风险来临时,能够得到及时的救治,而不影响自己的家庭生活。但对财富自由的人来讲,即使身患重大疾病,医疗费用对他们也不会构成太大问题,他们投保看中的是保险的安全性。财富自由的人选择投资渠道关注的不一定是收益特别高,而是如何让这些财富安全、稳步地增长。

保单贷款是灵活的融资

除安全,保险还有一种优势,就是分红类险种都有现金价值,在客户急需资金时,投保人可以利用保单的现金价值以较低的利率向保险公司申请贷款,无需任何抵押,申请手续简单,到账快,定期归还,保险利益不受任何损失。可以说有了这类保单,就可以灵活融资,是一个活动的现金流。

能让财富精准传承

父母创下的财富自然是由子女去继承,这是大多数人的共鸣,但是根据现行法律,事实并非如此。作为成功人士,自己奋斗一生赚取的财富如何精准地传承给下一代,这是他们最为关心的问题。除信托,保险也是最好的传承方式之一,由于保单指定受益人的利益受法律保护,因此,这几年,投保高额保单的人日渐增加。据了解,保险法规定,为子女投保或自己投保,指定子女为保单受益人,就可以让高额保险金精准地传承给子女。

回到《少年派》剧中的4组家庭,对于人到中年失业的林大为而言,保险能接过他肩上的重责,维持他的生活质量也保护他的尊严;对婚姻名存实亡的钱三1妈妈而言,保险就是她永久不会背叛的“情人”,也是她另一份“婚姻”合同;对江天昊的父母而言,保险能让他们的财富精准传承,当他们的企业遭受窘境时也能依托保单进行融资和贷款,不至于让自己的孩子从“少爷”沦为送餐“小哥”;对邓小琪的妈妈而言,保险就是她的身价,是她保持青春的礼品,是她实实在在的保障,更是她晚年的饭票。

人到中年,我们也许已错过了最好的投保时机,但是为了自己和家庭,我们千万别再错过购买保险。不要等到60岁以后,才想到保险的好处与重要性。

买保险要趁早,生活才能更美好!

别让你的余生很长,败给了岁月无常。

本文责任编辑:小王子

如需转载请联系授权

伟哥中国官方网站

genericviagra

伟哥多少钱_伟哥多少钱一粒哪里有卖

浙江西地那非原料药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